沒有最荒謬,只有更荒謬

“自己相信的事情,往往在執行時卻最為離經叛道。"

每一天 (差不多是每一天啊!) 收到這家橙色公司的 “Lovable Content" EDM 時,都有很深的感觸。Inbound Marketing 不是說不會 SPAM 客戶的嗎?

51zi3zlkm4l-_sx326_bo1204203200_

Disrupted 是一位資深傳媒人 Dan Lyons (曾是 Twitter 上的 Fake Steve Job 的作者) 在離開傳統媒體 Newsweek 後,加入了一間 Start-up 公司後的感受。

他只是在其中工作了 20 個月,但所看到所親身感受到的問題,卻是一般外人難以想像的醜陋及痛苦。

以前一直都以為,這家公司可以說是行業中的一個典範,外出教學或講座時,也會時常提起它 (也可能因為它是橙色吧……)

怎知道,原來 Start-up 也可以如此的荒謬!在表面的糖衣世界下,比邪教還要離經叛道,而真的只有親身體會過才可以寫出這本奇書。

天下無樂土……面對荒謬的香港,這份無力感,可說是這一陣子最深刻的感受,不期然也有著跟作者一般的 “身同感受"。

這書還差一點便看完,但實在忍不住看,想分享一下那一些刻在骨子裡的感慨。

18 年前的 PCWeekly

睡前想起今天中午收到 UNWIRE.HK 同事們親身送來的月餅跟記念水杯很有意義,一定要記下來一下。

原因是:以前 PCWeekly 的總編輯,也是我創辦 PCWeekly 時請的第一名同事:阿基終於出山了! (我左面那位) 他還剛加盟了 Unwire 成為總編輯!很期待未來的 Unwire 會如何更進一步呢!

img_5134

沒見阿基差不多 10 年了,他跟 Leo 都肥了一點 (心廣體胖吧!),反而我卻比當年瘦呢 XD。可惜今日他們兩個跟 Bowl 趕著到處去送月餅,沒有太多時間詳談當年情,希望日後找個晚上能跟幾位 Unwire 的同事及阿基共聚吹水。

PCWeekly 創刊時間是 1998 年 7 月 23 日,雖然已經過了 18 年,但到今天還清楚記得出版前一晚在公司通宵,看著菲林印出來的那一刻,那份像看著 BB 出生的感動,到今天還清楚記得。

今晚再重看當日停刊自己的感言,別有一番感歎。

https://hkdom.com/2008/01/24/再見pcweekly/

記得自己當年訂定雜誌的方向:別跟互聯網鬥快,要做好幫人解決問題的專題。這一個堅持,後來可以算是成為 PCWeekly 獨特的優勢,即使阿基後來離開公司自己搞雜誌,他的出品也是以此為大方向。

今日突然感到,這個理念跟今天自己一直在研究的 Content Marketing,其中長青文章 (Evergreen Content) 的主要目的:以有用的內容幫助讀者作出明智的決定,是何其的相似。

條條大路通羅馬,無論時代怎變,科技怎進步,內容依然為王。問題是,如何使之在這個年代繼續使媒體及其中的媒體人有尊嚴地生存下去。

而 Amazon 老闆 Jeff 的做法,很可能是傳統媒體的答案吧:

http://fortune.com/amazon-jeff-bezos-prime/

Oursky – 有貓咪陪你寫 Code 的 Start-up

其實在不同場合都碰過 Oursky 的 Ben,也說過一有空便想探訪他公司了解一下,怎知還是等到他由火炭搬到長沙灣後,才有機會真正的拜會一下他跟他同事們的天空 “Oursky"。

如果你有看開他們的 Blog http://blog.oursky.com/ 以及 Facebook 專頁 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oursky.hk/ ,便應該知道 Oursky 其中一個對我最吸引地方,就是在 Office 養了好幾頭貓咪啊!!其他事情暫且不說,讓我們先看看牠們吧!


在 Office 養貓,相信大家跟我一樣會問的是:假期怎麼辨?Ben 說原來這兒每一頭都是有負責人的,負責的意思是生死與共要照顧牠一生一世啊!如果該名同事(負責人)將來離開公司,也要帶走貓貓回家照顧啊!不過在公司的超居飲食以及睇醫生等等費用,都是由公司照顧的。自然地,放假的日子包括聖誕新年等等,負責的同事們都會有默契夾好時間分工回來照顧貓咪的。

話說回來,Oursky 的新辨公室大約可以坐 40 多位的同事,地方比先前的大一點。同事們的創意十足,為使大家開門更加方便,便使用自家的開發平台 Skygear.io 配合 Raspberry Pi 寫了一個 App 出來,功能就是芝麻開門。

IMG_4998

跟 Ben 了解多一點,才知道原來他一畢業就跟幾位同學一齊創業至今,已經有八年的時間,我還記得曾經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聽過他們的 Pitch 呢 (Pandaform)。八年來幾番變化,結果目前主力是幫客戶開發 App/Web 軟件,同時亦有自己的產品,主打是給全球開發人員使用的平台 Skygear.io,可以說是建基於 Facebook 停運的 Parse 但還在不停進化當中,如果你也是開發人員,不訪了解一下啊:https://skygear.io/ 。還有 https://makeappicon.com/ http://mockuphone.com/ 也是 Oursky 專為開發人員打造的工具呢。

還有就是剛剛在台灣開設了新辨公室呢!很厲害啊!

IMG_4976
為了保持地方清潔,進入辨公室一定要換拖鞋啊,以免貓咪生病。

IMG_4993
除了自己的位子,如果工作需要更集中,公司有提供靜音房,可以進來閉關或閱讀書籍。

IMG_4995
Standing Desk 已經是 Start-up 指定器材之一,問題是香港不易買到平價的,聽 Ben 說 IKEA 一有貨就被他們全買掉了,再訂也沒有貨了。

寫Code累了,可以到電視Corner飲番杯,休息一下再來過!

遊戲室有遊戲機是很平常的吧!還有足球機以及鋼琴呢!不過還沒有裝修好,相信下次上來便可以玩了!

IMG_4994

另外有一間可以容納大約 40 人的 Presentation Room,逢週五的同事演示也在這裡做的呢!筆者已經在打它主意了!嘿嘿!

IMG_4971.JPG

其實 Oursky 有幾個幫客戶寫的 App 在國際上都取得很不錯的成績的!比如 Jamn PlayerSnapteeAsos 等等。有空不妨下載看一下,香港 App 開發人員的水平其實也很厲害的呢!在國際舞台上一點也不失禮!

聽 Ben 說他們還在找開發人員以及銷售人員加入,如果你對貓咪有興趣的話,Sorry 是對 Start-up 的工作有興趣的話,不訪找他們談談看啊!http://jobs.oursky.com/

百感交集

去年十二月,做了一個人生中最困難的決定,就是離開工作了八年的地方。

離開一個工作了那麼久的地方,是很不容易的事,不單是環境已經太熟悉,還有很多的好同事,好朋友,好伙伴都在這裡認識交往。

還記得離開那一天,一班同事為我搞了一次假一次真的歡送會,感性的我在真的觀送會中,一直看著同事們為我認真制作了近一小時的片段,還有另一段多年來在公司生活的相片及短片,我到今天都還不敢再看一次,因為那天晚上已經使我哭過不停了。實在太感謝大家的支持了……

到新公司快兩個月了,自問是一個學習及適應力還算快的人,但最初也有一點吃不消的感覺,身體幾乎撐不住病倒,幸好最終也沒有大病過,只是每天下班回家都累得不想動,自然而然就什麼筆也沒有動過,不管是這裡還是 contentdom.com 也荒廢了。忙的時候,什麼也不會想,倒頭便大睡。

不過,今天一個飯局,再加上一封信,使我回想這幾個月以來很多很多的事情。今天我再問自己,有沒有後悔過自己離開的決定?

我想這一刻我是可以清楚回答: 沒有,因為學習了很多新事物。

不過,老實說,也曾經有因為感到快支撐不住而後悔,亦有過為自己這個決定感到失落,問自己:我到底在幹什麼?

最近,很多學生都因為不同的問題,而決定走向自殺這條路。其實,在年輕時我也試過幾次,詳情不想再在這寫出來了,但實在十分明白,一時想不開的,是人人都會有的經歷,難過得要死,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。今時今日回想那些日子,實在感到自己相當可笑,但這就是我啊,應該做的,就是接受自己的不完美,以及繼續好好的愛自己。

人生就是要向前行,而為了向前行,很多時人生都要放棄一些原本以為是很珍貴的東西。

後悔不是不可以,但後悔完畢,還是應該要繼續走下去吧!誰知道,明天的太陽可能會比昨天的光輝更明亮呢?反正,我也不是那種只在懷緬過去光輝歲月的人吧。

其實我也不知道今晚自己到底想說什麼,總的就是:百感交集。

 

內容行銷 Content Marketing – 最近使我著迷的東西

silhouette-people-airport

近年因為工作關係,了解了更多關於 Content Marketing 的一切後,發現這個東西真的得意新奇又好玩,其中的道理其實又不單可以應用在行銷 Marketing 上,對於搞新媒體也有很多地方可以借鏡。目前對它著迷的程度,實在有點超越我原本工作的需要了😄

基於一個又一個的奇遇後,筆者決定另外開一個新的網站,分享在 Content Marketing 上看到學到的事情。(對,就是筆者自己另一個新的 Owned Media)

不過,為了試一試新平台 Medium.com,便索性把新 Domain 都連接到 Medium 自己的 Publication 上,順道看看 Medium 會怎樣改變寫作的潮流。

新網址是:http://contentdom.com,取意是 The Kingdom of Content。Content is King,那當然會有祂自己的王國吧!

有看 medium.com 的朋友,有興趣便過去 Follow 一下我吧!

嗯…這裡的話,還是會不定期更新的啊 ^_^

 

由零開始

不經不覺,寫 Blog 已有近 15 年的時間,算回最早期 Blog 這稱呼還沒出現的時間,hkdom.com 這 Domain 就應該有 20 年了……

回到 1995 年,那時才剛剛進入互聯網公司工作,過去幾年在 IT 行業學到的東西都是過去式,所有東西都要由頭學起。還記得當時由於 HTML 還是剛剛出現,看網頁也只可以用 Mosaic 跟 Slipknot,找資料要用 IRC 或者 NNTP 的 newsgroup。

還記得當年在 IRC channel 碰到一位寫網頁的朋友,他告訴我只有 14 歲,還教了我一些寫網頁的秘訣,當時真的震撼了我一整個人。

謝謝星光國際網絡當時的老闆 Billy Tam 以及 Daniel Ng,1995 年時,全香港都沒有一家上市公司搞互聯網,當我一知道他們會搞之後,便找上門問:即使只是掃地的位置,我也希望可以加入。結果可能是我一股傻勁感動了他們吧,便加入了星光並開始了網站的工作。由技術為主開始到後期管理內容的星網互動 Portal (當時還沒有這字眼,因為 Yahoo 還未面世),到多種不同領域網站的測驗,都是他們及互聯網的無限可能給了我及團隊很多空間去發揮。

當年我還記得有人問我,為什麼好好的有一份 IT Support 工作,要去做不知道是乜乜乜 (其實當年很多人都不知道什麼是 WWW) 的工?但今天看回去,如果不是自己放棄了 IT 的 Comfort Zone,也不可能有今天吧。

不過今天晚上,跟一位最近幫了我很大忙的朋友飲酒請教事情,又再震撼了我一整個人一次。

nytpR3B

這幅圖很合我目前的心境。

出來工作二十多年,自問學歴不高但一直都很努力自學,學東西也比一般人快,工作亦算盡心盡力不怕吃虧,其中除了科網爆破後有一年過得很慘外,其他時間也算是不賴,一路都得到伯樂賞識,不用自己找工作也會有好工作找上門。

最近幾年,因工作關係,大部份情況下,都是人家來請教我如何做,自自然然地受教的機會少了很多。人之患在於好為人師,被人請教得多讚得多,少不免會以為自己真的很厲害吧!

不過,好友今天晚上在我問他問題之時,他沒有教我他真實是怎樣做法,而且反過來反問了我很多次,如果真的是這樣這樣的話,你會如何做?

我是真的呆了一下。

老實說,反問句我自己對同事也常常用,但被人用在自己身上,我已想不到對上一次是幾時了。朋友的反問,其實是想引導我去回想,一些很基本的 Logic,最合理最有用的做法。簡單講就是心法,而不是教我要如何打某一招。當我以為自己是去請教招數時,才發覺我居然忘記了最基本的心法,以及忘記了身為一個 IT 人的最基本求真精神。其實這才是自己一直強調的:想通了道理最重要,死記死背招式是死路一條。但我居然忘記了……

其實,最近接二連三地,都有不同的朋友、事件以及訊息,在告訴提醒我,是時候將一切自己都歸零,今晚可以是最應棍的當頭棒喝。即使自己曾是什麼互聯網先鋒,也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。停下來,真的什麼都不是。

碰巧地,因為一個跟工作相關的原因,今天開始了新的專頁,然後才去見這個朋友……真的是天意啊。

希望自己真的能夠重新變回一舊海棉,由零開始,由頭學起,努力去走這條新的路。

13年來住在無瓦遮頭的墳墓裡頭,並且生了5個孩子的生活是怎樣過的?

Gravestones-At-Night-license-free-CC0-980x653
(Photo : Skitter Photos)

週一公眾假期, 在家休息之際, 看了電視的一個旅遊記錄片, 述說了一個在菲律賓一家七口的故事。

這一家人,最近搬了家,搬到了一個新的墳墓居住,他們很開心, 因為之前的 13 年, 他們居住的地方, 是一個沒有天花板的墳墓,五兄弟姐妹都是在這裡出生。新的墳墓,有三副骸骨跟一個有瓦遮頭的地方給他們居住,他們一家七口已經感到比之前好天曬落雨淋好太多了。

主持後來請一家人到當地的快餐廳吃飯,一家人很努力的打扮好自己,去吃一年也沒有一次的麥記大餐。小朋友自然歡天喜地,就連大人也有看得出來的幸福快樂。後來主持也有訪問幾個小孩子,問他們將來的夢想是什麼:來來去去都是買一個房子、買車子、吃得好一點等等。

先不說為什麼菲國會有那麼多人 (絶不是只有一家) 住在公墓裡,也不想提那一家人的金句:鬼一點都不可怕, 人可怕得多了。

我想到的,只是很想去明白:人生到底什麼才是幸福快樂?

固然,那對父母也對目前的生活環境很不滿,但是這個真的沒有影響到他們一家人在一起時,他們那真誠的笑臉。反過來,今天在城市裡生活的人,看起來比起這些在墳墓裡居住的人,要痛苦得多了。

我不是想說老掉牙的故事:什麼人家的生活過得很慘,你應該為你的生活而感恩。而是到底為什麼,我們這些仆街中產香港人,反而不能像那些在墳墓裡居住的人,那樣地知足常樂,擁抱著家人勇敢地面對著每一天。

我們失去的到底是什麼?我們死命不放扼在手中的又是什麼?這是我今天很想去反思的一個問題。